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宝二爷的博客

欢迎朋友光临,祝君天天开心!不求人生觅知音,但愿能解寸心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姨娘(原创)  

2016-12-10 11:50:43|  分类: 原创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6123日,在这个寒冷的冬天,我的姨娘永远的离开了我们,享年88岁。听母亲说,姨娘降生的那一年天气特别的寒冷,天气冷到门拉鼻子能够粘住人的手,所以姨娘有个乳名讳作“大冷”。姨娘在寒冷的年月降生,在寒冷的季节里离去,留给亲人的却是满满的温暖。

我四五岁时曾经在姨娘家住过10多天,只记得我生病了,肚子疼,反反复复,她当年已70岁左右的公爹背着我到一个叫马滩的地方去看病,老人家是那样的和善慈祥,一路上哄我说话,那条路有5里路左右,我们来回走了一上午,可惜我那时不能理解老人的辛苦。我回家后,姨娘打发姨哥给我送来一只甲鱼,她听说喝甲鱼汤能治好肚子疼,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吃甲鱼,也使我成为我们兄妹中最早吃甲鱼的人。

姨父家曾出过清朝的武举人,家门口有高高的旗杆座,记得我每次去姨家,喜欢在那个旗杆座上爬上爬下,常常搞得灰头土脸,姨娘总是耐心的为我掸去身上泥土,擦洗干净头脸,从来没有训斥过我。

70年代的农村生活依然困乏,我们兄妹四个都小,父亲在外工作,母亲一个人拉扯我们,家里经常缺吃少穿。记得姨娘给我们做过鞋子,缝过帽子。记得姨娘住在我们家纺线、络线,她和母亲安装织布机,安装好织布机,姨娘手上传动着梭子,脚下踩着踏板,我看着玩,一天撒欢的乱跑。夜深了,梭子穿过线帘子的声音依然在响,我在这穿梭的催眠曲里睡去。棉布织好了,花格的,母亲为我和弟弟都做了新褂子,穿在身上兴奋了好几天。是的,从那以后可能再也没有穿过那么厚实,那么纯真的棉布衣衫。

姨哥姨姐稍大,姨娘把援助我们家的任务又交给了他们。记得姨哥姨姐送来的小凳子,大凳子,崭新的鞋子,可爱小狗和红红的石榴等,记得姨哥姨姐帮我们家割草收庄稼。姨哥还给送来三棵枣树,栽在我家老院子里,一颗为大红枣,两颗是酸凌枣,大红枣甘甜绵软,酸凌枣脆酸爽口,这几颗枣树不但给我们带来口福,也带来了许多的故事和欢乐。小时候我和弟弟争枣树,我要酸的,他要甜的。枣还没成熟,本家合族的小孩子就来偷打枣子吃,我们听到声音就去追,或真或假,嘻嘻哈哈,再有,每年我们都会把枣子蒸着吃,那种清香甘甜一只留在记忆深处,那三颗枣树就这样陪我们走过童年和少年时代。

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去姨娘家住了两天,算是给姨娘告别,姨娘是那样高兴,做了好多好吃的,准备了酒,整个吃饭中间,姨娘不停的夸我有出息,不停劝我吃菜喝酒,还让姨哥家的孩子向我学习。没想到,参加工作后去姨娘家的机会却越来越少。2003年,姨娘、四舅、母亲从山东二舅家喝喜酒回来路过徐州,在我家住了一天,还给了我女儿见面礼。我带着姨娘他们看了楚王陵和狮子山汉墓,当时我真想让他们在徐州多住两天,因为忙,亲人们匆匆返回老家,这让我至今感到遗憾。

今年的1124日听说姨娘病重,是肺气肿和轻微脑梗,我决定回家去看望她老人家。28日我和母亲来到姨娘家,此时姨娘已经出院,听姨哥说医生已经给姨娘检查过了,没有什么问题了医生才同意出的院。姨娘坐起来和我们说话,她老人家消瘦了不少,手依然温暖,思路非常清晰,她依然记得她小时候家里的光景,记得我和姨哥的属牲,她叮嘱我们她已经好了,不用再去看她了,她安排姨哥姨姐不要收我们的慰问品,我也以为姨娘已经挺过了这一关。123日夜10点,在工地接到大表哥的电话,说姨娘已经于当日8点多去世,我的心中全是惊诧与寒冷,我意识到在这人间我又失去了一位亲人,失去了一份温暖和真爱。

冬风狂野,天遥地远,江水茫茫,夜露凉寒。我在仰望漫天星斗时,我在簌簌的落花声中,我在城市连绵闪烁的灯火中怀念我的姨娘!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